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帮助

教育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重庆教育培训市场规模超50亿 你被贡献了多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qws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0
摘要:重庆商报-上游财经首席记者 郑三波 奥数、英语、作文,科目眼花缭乱;小班教学、一对一,形式层出不穷。中国教育学会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面对“虚火”旺盛的校外培训,今年2月,教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首席记者 郑三波

奥数、英语、作文,科目眼花缭乱;小班教学、一对一,形式层出不穷。中国教育学会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

面对“虚火”旺盛的校外培训,今年2月,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期通过更大的力度、更综合的手段来治理这一长期存在的社会难题。

校外培训机构乱象为何屡禁不止?四部门联合开展的专项整治行动重庆怎样落地?怎样正确地看待校外培训机构,从根本上给校外培训热“降温”?为此,商报记者历时一月调查追访,采访众多家长、老师、专家,试图理清乱象,给校外培训降虚火开处方。

A

学生家长的糊涂账

3年花10万 还像打了鸡血向前冲

说起疯狂的培训班,家长的心情是:痛并快乐着。培训市场的疯狂,其实是中国的家长在带领孩子以短跑的方式跑马拉松,结局如何大家迷茫。

“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向前冲”

3月25日14时许,记者见到了在洋人街玩得很嗨的谢萌萌。这是12岁谢萌萌三年来,第一次没有到南坪步行街的培训班学习奥数,而是和母亲刘女士一起到洋人街很痛快的玩了一天。“这是我学习奥数以来,最开心的一天。”谢萌萌希望以后再也不学奥数,再也没有做不完的奥数题,“我要一个快乐的童年”。

“我第一次看到她这样轻松,笑得这样灿烂。”谢萌萌的母亲刘女士说,这几天,她女儿所在的家长群“闹翻了”——大家都在讨论教育部取消奥数等5项加分的事情,以及重庆市教委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这让大家都在思考还有没有必要让孩子学奥数。

“娃儿所在的班,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向前冲。”刘女士说,女儿就读綦江最好的一所小学,“大家都在学,如果你不学,那么,升学压力就会很大”。现在,虽然取消了奥数加分,但家长们仍在纠结,“以前花了几万元,突然不学了,舍不得。现在的奥数就像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刘女士一家人住在綦江,为了让女儿考上重点学校,刘女士成了全职妈妈。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便在南岸区步行街某培训机构报名学习奥数。

“綦江也有很多培训机构,我和老公咨询了很多朋友后决定,还是到主城区来参加培训,这些培训机构说他们的试卷、考题,都出自一、三、八中等名校。”因此,选择了位于南岸万达广场写字楼内的一家培训机构,精品一对一教学。

一对一教学很好,但是就是贵得离谱。刘女士说,“一周一节课2个小时,上学期16节课,下学期16节课,暑假20节课,寒假10节课,共计62节课,一年需要3.1万元,打折后在3万元左右。”截至目前,谢萌萌已学习奥数三年,花费超过10万元。她说,每周从綦江开车到主城区,学习完后又赶回綦江,路费、油费在两万元左右。

目前,刘女士和老公商量了一个折中办法,继续学奥数,只是改成两周一节课。

“两小时奥数课,三分之一时间神游”

3月25日16时许,学而思红旗河沟校区,在小学一年级教室,看到一个很奇怪的一幕:前面三排坐着18名学生,老师在讲课,在教室的最后两排,坐满了陪读的家长,前面孩子在听课,后面家长在耍手机、神游、睡觉。

在教室旁边的家长休息室,玩着手机的吴先生告诉记者,女儿在隔壁上一年级,他想抽烟就没有在教室里陪女儿。

“我是不赞成报名学奥数的,但女儿身边的同学都在学,老婆没有办法,花3000多元报了这个班。”

吴先生的女儿然然就读于江北区的一所重点小学。上小学一年级时,她开始上课外奥数班。“当时身边的小朋友还有没有读一年级都在学奥数了,我们一年级报名时才发现身边的人都报名了,也就帮她报名了”。

去年上了一学期奥数,吴先生也没有见女儿的数学次次考满分。“现在女儿的周末都是排满的。周六上午是跳舞课,下午画画——这两样是她自己喜欢的,8点不到就要起床,下午画画后回家休息一会儿就睡觉。周日上午在家做学校作业,下午上2个小时的奥数,回家还要做奥数课作业,连看电视的时间都没有。然后又是下一周……一直在赶路,太累了”。

“我发现女儿状态一直不好,周一到周五早晨起床最困难,瞌睡睡不醒,睡眠不够,没时间休息,做作业效率低,并且造成了恶性循环。“女儿几次跟我说,她根本就不喜欢学奥数。有几次,她妈妈和我在陪读时发现,2小时的奥数课,到了最后三四十分钟时基本都在神游,看她坐在那里真是煎熬,我和她妈妈心里很难受。”

这学期,吴先生一直想“退奥”,但老婆不同意,“现在取消奥数加分,我有了说服老婆的足够理由,准备退奥,还女儿一个快乐的童年。”

“奥数培训,是进名校的敲门砖”

记者在金瀚南坪校区,见到了陪孩子来学奥数的黄女士。黄女士的儿子旺旺就读于南坪实验小学四年级。

“我儿子现在四年级,上学期数学100分,语文99分。”她说,要让孩子最后两年的成绩双科保持在180分以上,这样读一、三、八、巴蜀中学没有问题。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黄女士的儿子旺旺就开始上课外奥数班了。“我们虽然选择的是一对一,但暑寒假培训没有参加。”她坦言,如果参加暑寒假培训,全年需要缴3万多元的培训费,再加上学习钢琴、书画等,“钱遭不住”。

她说,儿子在小学一年级时去学奥数,十分抗拒,“一是太累了,每周都在赶,二是奥数太难了,他学起没有兴趣,我们差点放弃了学奥数,但我们坚持了下来。”

虽然现在取消了奥数加分,但黄女士仍然坚持要学下来。“读重点初中,肯定要考奥数,不然如何体现成绩好的学生。”

记者走访主城区很多奥数培训班发现,和黄女士有一样想法的家长很多,“上重点就要学奥数”,而想“退奥”的家长只是少数。

B

培训机构的经济账

我市教育培训市场规模超50亿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现有中小学生1.8亿,参加中小学课外辅导学生超过1.37亿人次,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其中,31.6%的家长表示“给孩子报辅导班不管花多少钱都愿意”,还有26.6%的家长“愿意拿出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用于孩子的课外辅导”。

学校还在建 培训机构已“圈”地

培训机构究竟有多热?

责任编辑:qws